推荐阅读|季浏:构建教、学、评三位一体的课程内容体系——关于《课程标准(2017年版)》课程内容的解读(一)

《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17年版)》[以下简称《课程标准(2017年版)》][1]既从培养学科核心素养的角度,也从有利于教师会教会评、学生会学会评的角度考虑,构建了教、学、评三位一体的课程内容体系。与《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实验)》[以下简称《课程标准(实验)》]在内容标准部分主要强调教什么和教到什么程度相比,《课程标准(2017年版)》不但强调教什么和教到什么程度,而且重视针对相关课程内容阐述应该怎么教、评什么以及学到什么程度,这就使教什么、怎么教、如何评有机结合起来,有利于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与传统体育课程只是罗列一个个具体的知识点和单一技术,并采用碎片化知识和技能的教学相比,《课程标准(2017年版)》强调结构化知识和技能的内容体系和教学。关于《课程标准(2017年版)》课程内容部分,本文主要介绍和分析其特点。


一、课程内容的表述特点

课程标准是期望学生通过体育与健康课程的学习达到的学习结果。顾名思义,课程标准是制订学习结果的标准。因此,课程标准中课程内容的表达方式与教学大纲中教学内容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

(一)前者实际上是“内容标准”的表达方式,往往是以动词开头来描述学生学习什么,学到什么程度,具体的教学内容更多是以举例的方式表述。它是以课程论为基础,课程论更强调培养什么人,怎么培养人的问题;更强调建立“内容标准”或“内容要求”;后者强调对一个个知识点的具体罗列,它是以教学论为基础,教学论更强调教什么的问题,导致长期以来我们只是关注教什么知识和技术,特别是关注单个技术的教学,长期实践充分证明,这样的单个知识点和技术教学效果不太尽如人意。

(二)内容标准或内容要求充分考虑到我国各地各校在经济、文化、教育、体育等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一些学校能够将一些运动项目作为教学内容进行教学,一些学校则不能进行教学;教什么具体的内容应该由学校根据课程标准的精神和内容要求,并结合学校实际情况来选择和确定。如果有教师说不知道教足球的什么具体内容,那么只能说这位教师要么是代课教师,要么是在大学没有学习过足球,抑或是足球知识和技能严重缺乏。退一步讲,如果这位教师对足球一窍不通,即使把足球的所有技术和战术都罗列出来,他还是不会教。只要大学阶段认真学过足球普修课的教师,都应该知道足球包括哪些知识和技能,只不过需要教师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和编排具体的教学内容。

(三)要消除对课程标准只有目标没有内容的误解。即使《课程标准(实验)》也是有内容的。如,水平五运动技能领域提出:“较好地掌握球类项目中某一或某些项目(如,篮球、足球、乒乓球)的技术与战术。”内容就是篮球、足球、乒乓球等项目,至于篮球中究竟教什么具体的技术和战术,权力放给了学校和教师,这有利于学校和教师从实际出发进行教学。《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11年版)》(以下简称《课标》)水平四运动技能领域提出:“基本掌握并运用一些球类运动项目的技术和简单战术,如基本掌握并运用篮球、排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网球、毽球、珍珠球和三门球等球类运动项目的技术和简单战术”,只是增加了一些运动项目的举例。当然《课标》还增加了评价要点,如“在比赛中运用所学技战术的熟练程度”,以及评价方法举例,如,“评价学生在篮球教学比赛中运球、传球、投篮技术的运用情况,以及传切配合等战术的熟练程度”。这比《课程标准(实验)》在课程内容描述的详细程度上前进了一步。《课程标准(2017年版)》对课程内容的描述就更加详细,如,足球模块2的内容要求第3条提出:“基本掌握紧逼盯人与捅球破坏、封堵、头顶球争顶防守技术,以及防守有球与防守无球队员时身体姿态与移动步伐等动作技术。”这比《课标》和《课程标准(实验)》在课程内容描述的详细程度上又有较大的进步,这是充分考虑了我国的实际情况。由此可见,不管是2015年前的课程标准,还是2017年版的课程标准,都是有课程内容的,只不过表述方式不同,内容罗列的程度不同而已。这也是与时俱进、不断完善的过程。然而,《课程标准(2017年版)》也不可能把所有运动项目的所有技术和战术都呈现出来,也只能是列举,更多项目的具体教学内容还是要学校和体育教师根据本校实际选择和确定。课程标准作为国家纲领性文件,不是产品说明书,也不是教材,在内容方面只能说到这个程度。应该讲,我国的课程标准,特别是《课程标准(2017年版)》对课程内容描述的详细程度要明显优于其他发达国家。当然有些组织或个人愿意并有能力开发每一个运动项目的具体内容,甚至每一堂课的具体内容,值得提倡,虽然这样的具体内容可能适应一些地区和学校,但不可能适应全国。因为过去体育教学大纲对教学内容做出全国统一的具体规定对许许多多学校实际上是形同虚设,实施效果较差,也无助于学校形成教学特色。


二、课程内容的结构特点

《课程标准(2017年版)》高度重视课程内容要有利于促进学科核心素养的形成,这从以下几个方面得以体现:

(一)从课程内容的类别角度,《课程标准(2017年版)》将体育与健康课程内容分为必修必学和必修选学两部分,前者包括体能和健康教育,是所有高中学生都必须学的内容;后者包括运动技能,是在学校能够开设的运动项目中引导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运动基础等选择项目进行学习。要说明的是,必修选学内容也是必修课程内容,不是选修课程内容。

(二)从课程内容有利于教和学的角度,《课程标准(2017年版)》改变了以往只是罗列知识点或陈述内容标准的做法。以往的做法往往导致教师主要“埋头”教内容,很少“抬头”看学生;教师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一个个知识点或单个技术教完,至于为什么要教这个内容,如何教这个内容,将这个内容教到什么程度就算好,许多教师几乎不考虑。《课程标准(2017年版)》将课程内容分为内容要求、教学提示和学业要求3个部分,这种陈述课程内容的方式不但解决了教什么的问题,而且解决了针对某一内容和某些内容如何教以及教到什么程度和评什么的问题,这有助于引导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

(三)从构建结构化知识和技能的角度,《课程标准(2017年版)》无论是在内容要求方面还是在教学提示和学业要求方面,都体现出结构化的特点。如,以运动技能系列为例,每个模块的若干条内容要求包括了知识、单个技术、组合技术、战术、对抗练习和比赛或展示、体能、裁判和规则、观赏比赛等,这样的结构化知识和技能有助于学生体验和学练一项完整的运动,哪怕是学生只学了第一个足球模块,他或她就能参加足球运动对抗练习或比赛,就能基本运用结构化的知识和技能解决足球运动中的相关问题,就会提高自己的运动能力以及体育精神和品格,就具备了一定的足球素养。每个模块的若干教学提示是针对该模块中的若干内容如何教的问题进行说明,主要强调如何把教具体内容的过程转变成促进学生学科核心素养形成的过程,即突出体现了教学内容和方法是载体,培养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是目的的学科性质。如,《课程标准(2017年版)》在足球模块2的教学提示中提出:“侧重指导学生进行4对4、5对5的教学比赛,引导学生将基本的技战术运用于实战情境中,逐步培养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不断提高学生的心理调控能力、合作精神和公平竞争的意识。”由此可见,要培养学生学科核心素养,就需要运用结构化的知识和技能。每个模块的学业要求都涉及运动能力、健康行为和体育品德3个方面核心素养具体表现的高度综合,从这个角度讲,学业要求也是结构化的要求。

(四)从课堂教学的角度,《课程标准(2017年版)》强调的结构化是指每节体育实践课的教学应该包括运动知识和运动技能、体能、展示或比赛、规则和裁判等,其中,运动技术学练不能仅仅是让学生学习一个单个技术,应该是多种技术和组合技术的学练和运用,当然可以以某个技术动作学习为重点;体能练习不能只是一种体能的练习,应该是多种体能的练习。学生通过每节课结构化知识和技能学练的累积,无论是某一项运动的整体水平还是健康和体育品德水平都会逐步提高。《课程标准(2017年版)》在课程内容的内容要求方面只是提出了某一模块学什么和学到什么程度,学校的体育教研组应该根据《课程标准(2017年版)》某一模块中的内容要求,并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集体讨论和设计一个模块18学时每节课的教学内容。从这个角度讲,每节课教哪些内容的权力在学校和体育教师手中,由学校选编的每一节课的具体教学内容才是最适合学生的教学内容,俗话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同时也体现出了课程标准规定性和灵活性的有机统一。

正如上述,由于课程标准是国家性的纲领性文件,不可能也没必要列出所有运动项目的模块设计,因此,《课程标准(2017年版)》明确提出“由于运动项目很多和篇幅所限,本课程标准在必修选学的6个运动技能系列部分,只能各选择1个运动项目为例,分别设计了这些运动项目的前3个模块,其余第4至第10个模块的设计可参照课程标准解读中足球模块的案例。学校可以根据本课程标准的基本要求,结合本校的实际情况和运动项目特点,创造性地进行切实可行、富有成效的模块设计。”这也说明,即使是《课程标准(2017年版)》中提供的6个运动项目的课程内容,也不是硬性规定,只是提供参考,体育教研组完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行调整和完善。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17年版)[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8.

作者简介:季浏,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体育界首位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首位中组部“万人计划”首批国家级教学名师、首位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首位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现任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华东师范大学体育学博士后流动站站长,“青少年健康评价与运动干预”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体育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中小学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研制组和修订组组长,教育部全国高等学校体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理论学科组组长,教育部全国中小学体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学校体育研究会副主任等。

主编出版著作和教材30多部,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文200余篇。主持了国家级和省部级项目近20项,其中主持的“中国体育发展方式改革研究”被列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主持的“体育锻炼对国民心理健康的影响的研究”和“体育的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研究”分别被列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主持的“国家中小学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的研制”获得教育部一级财政项目的资助。主编出版国家级中小学和高校《体育与健康》教材20多本,主持的“体育心理学”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主持的“体育理论教学团队”获国家级优秀教学团队,主持的“体育教育专业”获国家级特色专业,领衔完成的“中国基础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的实践探索与理论创新”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独著的《论面向学生的中国体育与健康新课程》获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科)一等奖。


关于开辟版块答疑解惑的通知

《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17年版)》(以下简称《课程标准(2017年版)》)颁布以来,为更深入地理解、更好地实施该课程标准,各地体育教师将会参加各级各类的学习、研讨及培训活动,会进行与2013年版课程标准的对比学习,更会据此进行教学实施,在此过程中,对《课程标准(2017年版)》中的理念、内容等会产生一定的问题或困惑,对此,本刊将在杂志上开辟专门版块邀请有关专家进行答疑解惑。因此,如您在学习、实践《课程标准(2017年版)》的过程中,存有疑惑或希望专家加强对一些内容的解读与指导,请将您的困惑或问题发送邮件至zgxxty@vip.sina.com,主题注明:《课程标准(2017年版)》问题调研。来信中要求明确具体问题,如有必要需进一步明确实施现状、实施条件等,同时应附详细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参与!

(编辑:种青)

可用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