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术研究

科研也要有先“吃掉那只青蛙”的勇气

屈指算来,自博士毕业到高职院校工作,已经快7年了。刚刚毕业时,期刊论文仅仅发表了一篇SCI、两篇EI论文,另外多篇EI会议论文。当时感觉已经尽了努力,同时感觉到如果想获得一点科研成绩也不是太容易。

 

匆匆中,毕业工作,到了新的工作岗位,赶上社会对物联网开始热衷,自己又是一直做无线传感器网络的研究方向,就一头扎进新专业的建设。


 

一晃,几年过去了,专业招生也已经有5届学生了。师资培训也做了国家物联网师资培训项目、省级师资培训项目。也编写了首部高职类物联网导论的教材,完成了首个国家资源库的子项目,承担了省精品资源共享课的建设。申请了市级物联网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要参与申请了省级工程技术研发中心。自己也担任了教学部主任,班主任,上课也都是将新上的物联网最新专业课程承担下来。


 

几年下来,感觉整天忙忙碌碌,并没有多少思考和总结。


 

今天骑车去照顾母亲,看到自己的这辆变速车,算是陪我度过了整整五年。刚刚参加工作,在经历了读研读博五年没有工作工资的日子,并没有积蓄购买家庭轿车。也是为了锻炼身体和意志力,我选择骑自行车上下班,来回50里路,春夏秋冬,几乎风雨无阻。


 

就是在骑车去上下班的路上,我曾经思考过自己的科研生涯问题。说实话,


 

博士毕业了,

自己工作又非常忙碌,

科研还能做吗?


 

那时整整快1年半,没有写新的论文了,科研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但正是在骑车的路上,我下定决心,可以利用在路上思考论文的思路(我们学院在市郊 20多里处,如果早走,路上行人非常少,可以放心思考。当然也发生过一次意外,我有次骑车,正在思考问题,没有注意路况,突然自己的脖子被拦在路上的晒麦子的塑料绳拦住,直到脖子力量将塑料绳子硬是给拉断了,伤痕在一年以后才逐渐淡去),也因此重新拾起那些自己喜欢的所谓科研问题(顺便说一下,那个在路上经常思考的问题,后来在IEEE TVT发表)。


 

也许,科研与科学的追求真的对我存在一丝魅力,让我几年来对它仍然念念不忘


 

也因此最终获得了去香港科技大学访问半年的珍贵机会,并重新燃起了对科研的热望。几年下来,总结一下博士毕业后,直到去年年底,算是仅仅完成结题了一项省高校科研计划项目。发表了多篇会议论文,会议论文比较好的发表在IEEE ICDCS,刊物论文比较好的发表了2篇2区以上IEEE Transaction论文(IEEE TPDS、IEEE TVT),1篇1区论文(ACM Computing Surveys (CSUR)),另外获得了1项发明专利。


 

今天看到自行车,突然想起过去,也想起那五年骑车的日子(春天骑车真是身心愉快)。


 

对于科研而言, 我想之所以还能在迷恋,也许在于:


 

能够看到世界范围

小同行的Novel idea


 

 也许能够在足够的思考之后,

有那么一丁点的Creation


 

通过写论文,然后发表

也许能够给后来的对于

同样问题感兴趣的好奇者,

留下那么一点点

一个曾经思考者踪迹


 

所以,在从事科研的道路上,也许那么丁点儿的创新,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获得。


 

但是如果你真的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兴趣,在科研的过程中当遇到困难时,首先得有“吃掉那只青蛙”(Eat That Frog)的决心和勇气

热门产品